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4章 陷害

  “你这个蛇蝎心肠的女人!居然想害我娘亲,要是她真的喝了……我要你偿命!!”

  “看来你还没涨记性!”凤清歌侧身一闪,躲过穆尚月的飞扑,伸脚将她绊倒。凤清歌瞥了一眼大夫人,低下眉:“清歌不清楚什么补药,但是母亲千万不要气坏了身子,清歌待会就送一份大礼……”

  凤清歌揉了揉手腕,嘴角勾起,招手在青鸟耳边低语了几句。

  “好啊!你还不承认!来人啊!去把老爷请过来,我倒想要看看你还怎么狡辩!”

  不过在看见一具棺材被摆在正厅的时候,大夫人的脸还是气青了,就算是装病,这次怕是也真气出了病来:“你个不孝子!居然敢咒我死……我可是你嫡母!!”

  凤清歌委屈道:“母亲说的哪里话,清歌也是希望母亲快些康复,我听说棺材可以压邪气的……”

  “又怎么了!”大夫人想要说话的时候,屋外顿时传来一道怒喝。声音低沉,严肃无比,期间带着一丝愠怒。

  凤清歌后退两步,在穆玄尹走进来后转身,乖乖低头:“父亲……”

  声音柔弱带着委屈,和刚才的强势完全不同。

  穆玄尹环顾四周,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脸色顿时沉了沉:“这是怎么回事?”

  “老爷!”大夫人瞬间跪下来哭喊着,神情委屈至极:“清歌她……清歌她居然想害我!老爷……夫君!你差点就见不找妾身了啊……”

  穆玄尹的脸上几乎可以滴出墨水来,他转头看向凤清歌,沉声怒道:“真的?”

  “我没有……”

  穆尚月凄凄哭道:“父亲!大家都看见了……妹妹她不肯喝汤,肯定是知道有毒,故意打翻的……我就一个娘亲,娘亲要是没了,我可怎么办啊……”

  她声情并茂,委屈至极。

  穆玄尹顿时心疼无比,将她扶起来:“月儿别急,慢慢说……”

  但是穆尚月却好像真的急了,断断续续道:“……母亲说妹妹送了人参过来…谁知道她居然下毒……还……还送棺材咒母亲死!!”她哽咽着说着,最后一句几乎是尖叫出声。

  穆玄尹听着头疼,问了在场所有丫鬟才了解来龙去脉,看向凤清歌的眼神瞬间变了。

  听到凤清歌送棺材的时候,他怒道:“荒唐!”

  穆玄尹听完了整件事,看着凤清歌,神色冰冷“你有什么话说?”

  凤清歌敢作敢当:“棺材是清歌让人送的……母亲说她病重,家里又拮据,让清歌把私库交出来操办……我以前听说别人用过的棺材能压邪祟,家里没钱买药,清歌只好出此下策,这棺材算是清歌用过的了……”

  她眨眨眼,豆大的泪珠瞬间滑落,一滴滴砸下:“父亲!清歌连温饱都成问题,又哪里来钱去买人参……”

  三言两语就将责任推到了大夫人身上,先是觊觎她的私库,后是陷害她下毒,还倒打一耙。

  温饱都成问题?

  穆玄尹的脸色瞬间又黑了几分,本来朝堂就够烦了,现在府里又不清净!

  心烦意乱的揉着太阳穴,他沉下脸,目光冰冷,直接道:“二小姐对长辈不敬,关去柴房三天,只许送水,不许送吃食!”

  要不是她,家里也不会接连出这么多的乱子,穆玄尹更加厌恶这个女儿了。

  别看关三天的惩罚很小,可若是不给吃食,凤清歌的日子肯定很难过。大夫人母女俩瞬间有些得意。

  等凤清歌离开,穆玄尹才看向大夫人,目光微冷,轻叹:“现在朝堂形势莫测,家里不宜生乱,夫人这些日子还是安分一点吧。”

  大夫人的小动作,他心里面一清二楚,只是不想追究罢了。

  大夫人心里一顿,低下头称是。

  到了柴房,凤清歌直接找个地方躺下休憩了,眸光闪烁着,她刚才听见了穆玄尹的话,他的心偏的太狠了!凤清歌眼底划过一丝冷意。

  最后一天晚上,凤清歌被一阵喧哗给惊醒了。

  “快!抓刺客!!”

  “那边!”

  她贴着门缝看过去,发现外面灯火通明,侍卫们举着火把急匆匆跑过:“大人受伤了,都小心一点!”

  凤清歌愣了愣,穆玄尹受伤了?她低下头,眼中眸光流转,以她对穆玄尹的了解,受伤很有可能只是他放出来的幌子。

  正想着,凤清歌恍然瞥见一道黑影一闪而过,她凝神,见那黑影从旁边的院墙翻过去。

  草丛间反过一丝白光。

  “兄台留步!”凤清歌惊呼道。

  对方好像也不慌忙的样子,慢条斯理从墙那边探出个头来,有些疑惑。

  凤清歌迅速跑到门口,不知道怎么鼓捣着,将从外面锁上了的房门打开,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兄台你东西掉了。”凤清歌仰头笑起来,眉眼温润,十分真挚。

  她弯腰捡起落在草丛中的一块玉佩,玉佩温润,质地上乘,上面的纹路精细无比,中间刻着一个大大的墨字。

  墨沉渊不慌不忙的脸色顿时变了,若这块玉佩落在了穆玄尹的手里……

  “还我!”声音狠戾。

  凤清歌利落的翻到墙上:“我何时说要还了?”

  颈间顿时传来冰凉的触感,凤清歌小心的将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匕首推了推,迅速改口,将玉佩扔给他:“给你给你!既然东西给你了,你也得给我些好处吧?”

  “留你一条性命不算好处?”墨沉渊收回匕首,阴恻恻道。

  “你又打不过我。”

  打不过?她真以为她有多厉害?

  墨沉渊觉得好笑,他摸了摸下巴,抬起手中的玉佩,玩笑道:“那怎么办?要不然我以身相许来报答?这玉佩就算定情信物好了。”

  凤清歌气笑了,这话就是赤裸裸的调戏了,她靠近对方,抬起他的下巴,反击回去:“本大爷正好差个暖床的小妾。不过大爷我得先看看你长得是否养眼……”

  说着,顺手摸上对方的脸,就在凤清歌要揭开他的面具时,对方骤然抽身而退,几个跃身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粉瓣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66450”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签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66450”~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客服微信:fenbanerxiaozhushou
2020/2/22 21:48: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