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3章 反了天

  看对方确实是懂行情的样子,掌柜心里腹诽着,一咬牙道:“一千两!”

  “两千。”凤清歌面不改色。

  掌柜还没有说话,青鸟先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姐,这么多钱……够了吧?”她还没见过这么多钱呢!

  凤清歌翻了个白眼,谁还会嫌钱多啊?

  “这……两千实在太多了……”掌柜的有些迟疑。

  凤清歌“哦”了一声,果断转身道:“青鸟,拿好东西走人。”

  掌柜顿时着急,急忙拉住凤清歌:“姑娘!有话好好说……可以再商量商量嘛……”

  凤清歌背对着掌柜得意的勾起唇角,才转头回去。

  她没有看见街道尽头有道熟悉的身影一闪而过。

  “什么?一千两?!”

  “娘!我亲眼所见!那小贱人拿着一盒首饰,当了一千多两!你说她哪来的的东西啊?难道是父亲给的?”

  相府醉莲院中,穆尚月给大夫人捏着腿,嘀咕着。

  “给什么给!”大夫人闻言,气不打一处来,牙关紧咬,脸都青了:“那些东西可都是你的!”

  穆尚月顿时跳了起来:“什么?我的!?不行!我要告诉爹爹去!这个小贱人居然敢偷东西……”

  “回来!不能让老爷知道!我本来就是寄放在那小杂种手里,警告过她不准动的!!没想到她居然敢拿去卖了!”大夫人绞着手帕,胸口上下起伏,咬牙切齿道:“你叫她过来!我倒要看看她有什么本事倒卖府里的东西!

  穆尚月还要再问,但大夫人却神情闪烁不肯再多说。

  “跪下!”前脚刚踏进去,凤清歌就听见一声怒喝,她充耳未闻,几步走进去简单行了个礼:“不知大夫人叫我过来何事?”

  “我叫你跪下!”大夫人气极,叫住旁边的几个丫鬟:“给我搜!把她身上的东西给我搜出来!”

  凤清歌的神情骤然冷了下来,猜到了大夫人想做什么。挪了挪脚步,她身子一侧,抬脚将几个丫鬟踹倒,冷冷道:“夫人什么意思?”

  “孽畜!”大夫人见凤清歌嚣张的模样,抬手将茶盏朝她脸上砸过去:“你居然敢私自变卖府里的东西!还敢在这里动手动脚!反了不成?!”

  “那是我私库里的东西!”凤清歌躲过,冷哼一声。

  穆尚月大声呵斥:“分的这么清楚,还是你根本没有把自己当相府的人?!”

  凤清歌笑了:“照姐姐这样说,那私库的东西都应该为公才是?”她转头看向大夫人,眼底里全是嘲弄之色,漫不经心的道:“相府家大业大,光靠父亲的俸禄也相形见拙。母亲何不体谅一下父亲,把从娘家带来的嫁妆拿来补贴家用?”

  她朝前走了一步,逼近大夫人:“那些东西,原本就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母亲有什么疑惑,不妨去问问父亲,想必父亲很‘乐意’让所有人知道我这些年怎么过的。”

  “……”大夫人这次是真的气青了脸,手指剧烈的颤抖着,胸口上下起伏,都快要喘不过气来。

  上次就是因为凤清歌受虐这一事,她才会被禁足。要是再被传了出去……后果大夫人不敢想象。

  夫人气得发抖,这小贱人居然还敢威胁她了!哆嗦了半天,大夫人对旁边的丫鬟怒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掌嘴!还敢顶嘴了……”

  凤清歌抬手将丫鬟推到一旁,凑近大夫人用只两人可闻的话语轻声道:“夫人你也别当婊子还想立牌坊,今后再惹了我,自己承担后果。反正……我已经走过一趟阎王殿了……”

  一字一顿,重重的敲在大夫人的心上。

  说着,她后退一步,行了礼:“母亲看着清歌眼烦,清歌这就告退,还希望母亲多多保重,不要为一点小事气坏了身子。“语罢,就离开了

  大夫人浑身颤抖着,凤清歌刚才的眼神就像地狱里的恶鬼一般,让人觉得背后发凉,透着冷意的话语在她耳边萦绕,挥之不去。大夫人骤然想起昨晚凤清歌‘诈尸’后的变化,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再望向凤清歌煞气十足的背影,她心中颤颤,两眼一翻,最终晕了过去。

  第二天,大夫人就称病了。

  府里顿时如同风声鹤唳一般,人人自危,生怕伺候不周被迁怒。

  而风华院中,凤清歌一袭素色的半旧襦裙,袖子轻轻挽起,蹲在院子里处理药材。她无意识的研磨着,小手撑在脸上,开始出神。

  她之前去药铺配药时,才知道祛疤最重要的药引子,根本就不可能买得到。

  那一味玄九子,不仅是贡品,而且唯有皇宫御药司才知道如何炮制。

  可要怎么去皇宫呢……

  “小姐。”青鸟打断她的思绪:“夫人病了好几天了,您不去一趟吗……”

  主母病重,凤清歌无论如何都得去问安一声。

  刚刚进屋,大夫人眼前骤然一亮,一把拉住凤清歌,摸着她的手背,轻声细语道:“清歌啊……前些日子是母亲不对,你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她面容憔悴,脸色微白,似乎是真的病得不轻。

  “夫人见外,我怎么会往心里去……”

  凤清歌才不会相信对方突然转性了,心中暗生警惕c

  “那就好。”大夫人仿佛没有注意到她的别扭,和蔼道:“你叫人送过来的补品,我让人给炖了,正好你也喝一碗,这么瘦,以前真是苦了你了。”

  丫鬟这时端了碗参汤,递到凤清歌的面前:“二小姐请。”

  “呵呵,我不用。”

  “清歌还是在记恨母亲……”

  话说到这个地步,凤清歌就算是再不情愿,也要捏着鼻子喝下去。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在递过汤碗的一瞬间,那丫鬟突然手一松,洒了一地。

  “……”凤清歌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见丫鬟一声尖叫:“药里有毒!”

  只见地面上泛起了白色的泡沫,凤清歌心头一跳。

  这是想要陷害她?说她下毒害当家主母?

  大夫人捶胸顿足哭道:“我是真心与你和好,没想到你这么狠辣,居然想要害我!”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粉瓣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66450”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签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66450”~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客服微信:fenbanerxiaozhushou
2020/4/1 22:3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