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5章 总觉得自己在犯罪!

楚辞狠命的吸了一口奶茶,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耳垂。

“掉了。”她安静开口。

离婚那天,楚辞晚上回到家,就找不到耳环了。

也不是没想过耳环是不是掉在周延深的车上了。

但是她主动删了人家,也没脸再把人加回来,所以这事就不上不下的卡住了。

同事安慰了几句,倒也没说什么了。

楚辞低头继续愤恨画图。

一旁的草稿本上,又是无数周延深的名字,打了不知道多少叉叉。

……

晚上9点。

楚辞才下班。

但是楚辞并没回家,而是去了在市区的一家夜总会。

周氏这个案子的负责人就喜欢这种地方谈事情。

金主爸爸愿意,楚辞就只能忍。

何况她还是次案子的主设计师。

秦放把车停好,看着楚辞那张娃娃脸,叹了口气:“楚辞,我每次带着你出来,总觉得自己在犯罪。”

“那不然你一个人,录个音,回头告诉我?”楚辞挑眉。

秦放:“姑奶奶,您别啊。”

是真怕楚辞转身就走了,秦放是哄着把楚辞一路哄进了夜总会。

楚辞明明化了妆,但是还是挡不住那张娃娃脸,就连门口的保全都多看了几眼秦放。

秦放被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楚辞倒是不声不响的:“这里的设计倒是一级棒。”

“姑奶奶,您真有闲情逸致。”秦放是服了楚辞。

不管何时何地,楚辞的眼中看见的就只有建筑,没有别的。

楚辞倒是没理会秦放:“我去个洗手间。一会见啊。”

“你可别走丢了。”秦放有些不放心。

楚辞翻了白眼:“虽然是夜总会,也是合法经营的,秦总您当心个什么劲。”

秦放想想,也是。

楚辞很快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她一路低头,脚步飞快,一直到撞到人,楚辞才被动抬头:“对不起——”

话音落下,楚辞尴尬了一下。

她挥挥手,眉眼弯弯的:“周律师,好啊。”

一点都没把人拉黑的心虚。

周延深没想到在夜总会能遇见楚辞,他的眉头拧了起来。

想也不想的,周延深走上前,那声音带着一丝的质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种地方,合法经营。

但是合法的表面下却涉及很多灰色产业。

任何一个好人家的姑娘,都不会轻易的出现在这里。

在这里的女人,不是情fù,就是等着出台的公主。

楚辞和这里格格不入。

但偏偏,今晚的楚辞还画了一个妆,和一个月前见到完全素净的楚辞不一样。

又纯又欲。

楚辞被周延深问的眉头一拧。

这人管太多了吧。

她没多解释的意思:“工作。”

说完楚辞就要朝着洗手间走去。

但是周延深的速度更快,直接扣住了楚辞的手腕:“什么工作需要到夜总会来。”

那口气是不赞同的。

眉眼里甚至还有一丝的阴沉。

就像长辈训斥晚辈。

啧,这人也不过就比自己大了六岁而已。

“那应该和周律师没关系吧。”楚辞皮笑肉不笑的。

而后她没再多言,她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可是被周延深拽着,楚辞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

这下,楚辞更是被动了:“周律师,请自重。”

“在夜总会,你和一个男人说自重?”周延深觉得有意思。

楚辞懒得解释。

周延深见楚辞的态度,就觉得楚辞冥顽不灵。

一个月前,周延深让宋轶把离婚程序给压了下来。

这意味着楚辞还是周太太。

周延深并没想给自己戴绿帽的打算。

“回去。”周延深压低声音,是在警告楚辞,“我让人送你回去。”

若不是他这些年查的事,在这里有了苗头,周延深会亲自把楚辞给压回去。

这也是这一个月来,周延深没等到楚辞主动找自己。

他也被拖的没办法去找楚辞的原因。

十年前的走私案,到现在才有苗头,周延深怎么可能放弃。

楚辞是被周延深弄的莫名其妙的。

她的眉头也拧了起来:“周律师,我要做什么,和你没任何关系。”

“你是——”周延深的话一下子堵住了。

然后他的表情变得僵硬。

因为楚辞毫不客气的拿鞋跟重重的踩了一下周延深的脚背。

周延深没叫出声。

但是这样的疼痛也是显而易见的。

楚辞顺利的从周延深的手中挣脱了出来。

她连洗手间也不上了,快速的朝着包厢的方向走去。

周延深的脸色更难看了。

“去查楚辞去了哪一间包厢。”周延深没说话,阴沉的给季行打了电话。

季行忽然听见前老板娘的名字一愣,但是很快应着:“是。”

周延深这才转身朝着自己的包厢走去。

……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粉瓣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67466”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签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67466”~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客服微信:fenbanerxiaozhushou
2021/12/1 23:0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