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5章 商信言,你打算结婚?

  

  他僵直着身子站在幽暗处,目光紧锁着离开的两人,南夏丝毫没有察觉到一边有人在看着他们。

  叶圣景抱着南夏走到车边后,南夏从他怀中滑下,一手拉着车门,叶圣景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撑着车门不让她撞到。

  南夏坐上车之后拉上安全带,脚踝处这会儿有些火烧火燎的,疼痛的感觉在快速蔓延。

  车灯闪烁,车子平缓的驶出停车场。

  商信言身后也闪烁着两下车灯,一辆车子很快停在了商信言的身边。

  车内的人滑下车窗示意他赶紧的上车。

  他坐在副驾驶位置上,修长的双腿自然摊开,幽沉的黑眸凝视着前方的黑夜与交织的霓虹灯。

  车内的温度适宜,但商信言坐上来之后,车内的温度好像是突然间更低了。

  商信言身上还有一股子浓浓的香烟味道。

  朗方玄和商信言两人都是医生,平日里工作忙,压力大,还得面对各类棘手的病症,偶尔聚在一起的时候也会抽烟解解乏。

  但他侧头一看就看到商信言一张俊脸绷着,唇瓣也是紧紧地往下压。

  他脑海里想到了今天意外在医院里碰到了一个女人,试探着问。

  “我今天好像是看到了南夏?你今天见到了吗?” 瞧着商信言这一脸不耐烦又跟谁欠他几百万的架势,估摸着……是已经见过了。

  朗方玄是后来在国外才认识的商信言。

  以前他还想着给商信言介绍女朋友,商信言甩了脸,很是不高兴。

  之后商信言喝醉酒,朗方玄才从他的醉言醉语里寻觅到一些蛛丝马迹。

  商信言有过女朋友,后来被甩了。

  商信言把关于她的所有东西都丢了,连照片也烧了,最后一张照片丢进火盆里,商信言又疯了似的把照片从火里抢回来,那次还烧伤了手。

  朗方玄的记忆一向好,倒是把南夏那张脸给记下来。

  听到朗方玄无意的问话,商信言的面色顿时一暗,就在这时候商信言的电话倒是打了进来。

  ——温菀菀。

  他视线在手机屏幕上淡淡的扫过,将电话调为静音,任由通话自动挂断,他修长的手指撑着宽阔饱满的额头,闭目沉思。

  温菀菀是他的未婚妻,是阮青涵看中的女人,一直都在尽力的拉拢着温菀菀跟他相处。

  而温菀菀也总是打电话给他,人倒是温和,也不给他闹事情,所以商信言也就是时而搭理一下,就为阮青涵能够不烦恼自己,获得个耳根子清静。

  朗方玄双手利落的转动方向盘一边拿着眼角余光看他,一脸八卦。

  “我听说温菀菀最近在跟你妈一起看婚纱,这是打算结婚了?”朗方玄是有些同情他。

  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有这样冥顽不灵的母亲?还硬要给自己儿子塞女人的?

  黑夜里,商信言缓缓睁开幽深的眼眸,灯光在他脸上落下斑驳的光,平静的脸上突然勾起一抹笑。

  结婚?

  脑海里蓦然想到了南夏那张清雅又精致动人的脸。

  手指头在车窗上轻轻地敲打着。

  他从来就没有打算要娶温菀菀,一切都是阮青涵的主意而已。

  他与南夏之间有太多的意难平,在他爱的最浓烈的时候南夏给他致命一击!既然南夏如今已经回来,当初的账,总得算一算。

  ***

  车子平稳的停在了一个老旧的小区门口。

  屋子已经是修建了几十年,破破烂烂,灰头土脑,连着路边的灯光都分外昏暗一些。

  叶圣景停好车,依然是率先下车拉开车门将南夏从车上抱下来。

  南夏赤脚坐在沙发上,看到叶圣景挽着袖子走到一边的柜子旁,拿出了医药箱。

  他坐在南夏的身边,打开箱子便抓住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腿上。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粉瓣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66979”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签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66979”~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客服微信:fenbanerxiaozhushou
2020/8/8 1:48: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