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4章 你当我是慈善家?

  回家的路程并不远,在夏久安出神之际,言肆已经停好了车。

  车窗像是把整个世界都隔绝了,加上言肆住的地方本就是远离喧嚣的独栋别墅,两个人一路的沉默让那个夏久安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就连言肆打开了车内的灯也没有察觉。

  车内的灯光昏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长长的睫毛映出了一片阴影,左眼角的泪痣都显得很性感。

  言肆看了她一会儿,见对方一点动静都没有,莫名生气一股烦躁,语气不善的吐出两个字,“下车。”

  说完自己便拉开车门下了车。

  夏久安被这两个字吓的回了魂,转头看向驾驶座时言肆已经用力的关上了车门,嘭的一声让她皱起了眉,愣了两秒之后伸手关掉车内的灯,拉开车门走了出去。

  “你等我一下呀!”夏久安娇嗔,关上了车门之后一路小跑着过去挽住了言肆的手臂,抬头向他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言肆偏头瞥了她一眼,淡淡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依旧迈着步子往前走,任由旁边的女人一路挂在他的手臂上拖拖拉拉的。

  “哎呀……”夏久安松开他的手臂,柔若无骨的手牵住了他,撒娇一样的摇了摇,“我就是走了一下神而已。”

  她不敢说自己在言肆身边呆了三年就很了解他的脾气,反而她一点都不了解,这个男人每次生气的点都不一样,有时候可能就算是她把家拆了他也不会说一句,但是有时候她就算多说一个字他都能不高兴很久。

  言肆一手插着兜,一手任由她拉着,手心里传来的湿腻感让他皱起了眉,停下脚步转身将两人的手举到了半空中,目光复杂的看着她。

  夏久安对上他的眼神,心中一紧,僵住了笑容讪讪的放开了他,收回了手。

  果然是给点甜头就忘了自己叫什么了,言肆的床可以上,手臂可以挽,但是他鲜少让夏久安牵他的手,三年来她厚着脸皮牵上去的次数屈指可数。

  看着面前的女人面色淡然,眼底却是掩不住的失望。

  言肆皱起了眉头,看着她垂在两侧有些无处安放的手,还是开口问道,“怎么那么多汗?”

  夏久安他是了解的,很怕热又很怕冷,总有人开玩笑般的说她家庭不怎么样倒是一身的娇气毛病,怕冷怕热还不会做饭,有些时候嚣张的无法无天,怎么看也不像是个穷人家的孩子,没有一点自卑的样子。

  听到他的话,夏久安愣愣的把双手抬了起来,掌心向上看了看,借着外面微弱的灯光也不难看出来手心里有些密密的汗,轻轻握了握还有些湿腻的感觉,怪不得言肆会介意,洁癖严重惹不起。

  抬起头尴尬的朝他笑了笑,双手无措的背到背后,“刚不是太紧张了嘛……”

  “紧张?”

  就算是自己在车上脸色不好,她也不至于紧张成这样吧。

  夏久安瞥了一眼言肆的脸色,赶紧解释道,“是刚才遇到那几个小流氓的时候!”

  “好歹对方五六个人呢,我害怕一下也是正常的是吧?”她嬉皮笑脸的说道,话语间并不能听出来什么情绪。

  对于她这个人,言肆是猜不透的,夏久安就像是个深藏于民间的高手表演艺术家,一字一句都能说的深入人心,也可以轻描淡写的带过,永远都不知道哪句话是真的,哪句话是假的。

  看着面前嬉皮笑脸的小女人,眼里像是藏了星辰,在昏暗的环境里也能够看到光亮一样,但是情绪却也藏匿于那片星辰之后,言肆看不透。

  被他看了好一会儿,夏久安都有些不自在了,正准备打破沉默,言肆却率先冷冷的开了口,“手。”

  “啊?”夏久安疑惑的偏着头,愣了两秒后把手从背后松开,双手摊开抬起来放在面前,像一个等着受处罚的学生。

  言肆看着她乖乖把手摊在半空中的样子,突然有种想要把她拉入怀中的冲动,最后却也只是喉结动了动,抬起左手牵住了她,转身向家里走去。

  夏久安被他牵着有些呆呆的,还没有回过神,眼睛一直盯着两个人牵着的手,言肆的手很好看,手指修长掌心温暖,这时候正轻轻牵着她,突然间有一种手不是自己的了的感觉。

  愣神的夏久安怔在原地,连腿都忘了迈,言肆牵着她刚往前走,发现背后的人没有动弹的意思,又重新回过了头,才看见她盯着两人相牵的手在发呆。

  言肆微微用力捏了捏她的手背,夏久安吃痛的抬起头,愣愣的看着他,目光里有惊喜,有诧异,还有一些说不明的情绪,他好像有些看不懂。

  两个人目光相接了一会儿,言肆才开口问她,“不走?”

  他低沉的嗓音落入夏久安的耳中,像是黑夜里照进了一束阳光,把她眼前的世界照的明亮了起来,甚至带着一种暖暖的气息,让她不得不回过神来,控制不住自己上扬的嘴角,向他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轻快的迈着腿走向他,“走啊~”

  尾音轻轻的上扬,语气里掩盖不住的喜悦竟然也让言肆心情放松了下来,手中细腻的触感和掌心的温度,突然让他觉得好像能牵着一个人也很不错。

  因为言肆喜欢安静,并且夏久安很多时候睡眠不太好,所以便搬到了郊区这边的房子来,一个独栋的别墅,远离尘嚣,空气好像都要好了几分,但是离市中心也不算远,落个清净倒也算方便。

  他向来不喜欢家里有些乱七八糟的人,所以除了隔天来打扫的阿姨,平时也就两个人在家,有些时候夏久安也会小声的嘀咕一句没有烟火味,但是最终面对着言肆的时候却又没能说出口。

  毕竟是自己死缠着人家的,至今还名不正言不顺,总不能看到对方给了点甜头就蹬鼻子上脸去要求这要求那的,她夏久安也是个聪明人,从来不会像其他的女孩子一样动不动就撒娇或是一言不合就掉眼泪,这些东西对言肆没用。

  “喵~”

  围栏外面的草丛里突然传出一声猫叫,门口的灯光和路灯让那一团草丛显得更加的黑暗,有些窸窸窣窣的声音,让夏久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抱紧了言肆的手臂,惊出一身冷汗。

  言肆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将整个人揽进了怀中,他不是一个一惊一乍的人,只是大晚上突然出现的一声猫叫确实渗人。

  “喵……”

  草丛里的猫又叫了一声,听起来有些虚弱无力的样子。

  “是猫吧?”反应过来的夏久安抓着他的衣角,抬头看着言肆。

  言肆低头看了她一眼,不着痕迹的松开了手,不咸不淡的嗯了一声。

  “我去看看。”

  说完撸起袖子就准备开围栏走出去,还在原地踮了踮脚尖想要先看一看,然而自己本身穿的就是高跟鞋,再踮也踮不起来了,只好上前去把关上的围栏拉开。

  “看什么?”言肆长臂一伸,从背后抓住了她的衣领。

  夏久安像个小鸡一样被拎住了,在他还没有用力把她拉回去之际,赶紧讨好的转头笑着看向他,“那只猫叫的好可怜啊,我去看看嘛。”

  言肆没有说话,只是皱起了眉头瞪着她。

  她知道言肆不喜欢这些乱七八糟的动物,连人都不喜欢的人能指望他去喜欢什么小动物,所以即便是家里毫无烟火味,她也没能去买只小猫或者小狗回来造造气氛。

  “你看!”夏久安指着那丛晃动着的草,口吻有些着急,“那只猫之前的叫声听起来就很虚弱,可能是生病了,你看这么大的城市能到这里来也不容易是不是,我去看看嘛?”

  带着商量的语气,夹杂着些许的撒娇,可能她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期待,一双乌黑的眸子动也不动的看着言肆,倒也松了手。

  酷酷的转身面对着门的方向,双手插进了兜里不再看她。

  夏久安看他这样子,也知道他做出了让步,笑眯眯的打开了围栏,往旁边的草丛走去。

  地上趴着一只很小的猫,夏久安只能借着微弱的光隐隐看到地上有东西,却不能确定哪一个才是小猫。

  “让开。”

  背后响起了冷冷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言肆走到了她的背后,夏久安起身讪讪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退到了一旁。

  她有夜盲,借着些许的光亮可能还能看到地上有东西,但是光亮不够却也分辨不出来是什么东西,只能看见黑黑的一团。

  言肆无奈的叹了口气,蹲下身子嫌弃的从草丛里抱起了一只小奶猫,可能是没有接触过这些小动物,他有些手足无措,小猫太小,他直接用两只手掌把它托了起来,举到空中伸到了夏久安面前。

  看着这样的言肆,她不禁笑了出来,一米八几的大男人托着这只小奶猫竟然有种虔诚的感觉,而且还有一丝紧张。

  “拿走!”言肆见她揶揄的样子,瞪了她一眼,却又想起她现在看不清他的表情,只好威胁道,“不然我扔了。”

  “别别别!”夏久安赶紧伸手抢了过去,像抱一个宝贝一样把它抱紧了怀里,轻轻的抚摸着它的头。

  而这只小猫却也安静了下来,只是看起来无精打采,叫声有些虚弱无力的样子,轻轻的叫了一声之后便窝在了夏久安的怀里一动不动。

  看着怀里的小猫,夏久安有些担忧,抬起头来对上面前男人的视线,“它好像生病了,我们带它去看看吧?”

  “你在做梦?”

  言肆冷冷的回绝了她。

  “它真的很可怜啊,还这么小……”夏久安咂了咂嘴,心疼的摸了摸它的头。

  “你当我是慈善家?”

  “它好像生病了。”

  “那就丢了!”

  “这么小的一只猫,都走到家门口来了,谁能忍心见死不救……”

  言肆在黑暗中瞪了她一眼,转身拉开围栏就往里走去,身后的夏久安一动不动,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背影,暗自思索着要是他真的不管的话,就自己开车去市里找个宠物医院了,虽然这个点可能医院都关门了……

  本是要直接打开房门回家的言肆,大步往前迈着的长腿却在不远处停了下来,摸出手机不知道是在跟谁打电话,接通之后没好气的对着电话一头下达了命令。

  “找个兽医到我家来!马上!”

  “……”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粉瓣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62964”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签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62964”~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客服微信:fenbanerxiaozhushou
2021/2/27 2:1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