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大小

背景设置

白天夜间浅粉护眼青春

第一章 噩梦伊始

  【1】

  你们梦到过和死人结婚吗?

  我梦到过。

  且无数次。

  梦里我穿着一袭红衣,手牵着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我不认识。

  他躺在棺材里闭着眼睛,我的手和他的手用头发绑在一起。

  我内心恐惧,拼命想要逃脱,却挣扎不开,只能被人摁着头与他成婚。

  头两次梦到这个场景时,我还能从梦里惊醒。

  后来次数一多,每次一做梦我就会发高烧,烧得不省人事。

  老公觉得我是中邪了,现在这个社会,我是不信这些的。

  但他执意为我约了我们本地的道士去邪,我见他已经约下,不好食言,求个心安便去了。

  那日到了山下,我刚下车,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叫住了我。

  他一见我,便问我最近是不是老做莫名其妙的梦。

  我一惊,这人是谁?

  他怎么会对我的事情这么清楚?

  我怀疑他是骗子,不想搭理他,正打算走。

  他却拦住我,递给我一张名片。

  他说我得了神经衰弱,如果我有需要的话可以找他,他是心理医生。

  我心有疑虑,但还是半信半疑地接下了名片。

  我接下名片是因为我觉得心理医生比牛鬼蛇神迷信之事靠谱的多。

  随后我便上了山,道士为我做了法。

  然而噩梦却更加频繁了。

  我每天被噩梦折磨,变得浑浑噩噩,身体消瘦的只剩下七十几斤。

  我担心极了去医院让医生给我做了全面检查。

  我看着医生沉思了片刻,开口说道我这种情况应当去看心理医生。

  我当即就想到了那日自荐的医生——唐清秋。

  【2】

  这是我第一次接受心理治疗。

  我躺在躺椅上,听他告知催眠的注意事项。

  唐医生听我详细描述了噩梦状况后。

  很快便诊断我的神经衰弱是因为有心结,需要解开心结后情况才能转好 。

  这次治疗就是要弄清楚心结所在。

  我回忆着他的话,左思右想没想到自己有何心结。

  我恹恹地听着,总觉得那熏香好闻得很,顺口问了句:"唐医生,这是什么香。"

  "骨香。"

  我从未听说过,嘴里念叨着。

  "就是将齑粉放在花骨朵儿里调制的香。"

  他边解释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个铃铛。

  我盯着铃铛,总觉得这东西形状奇怪。

  见他熟练地将铃铛放在一边,心道应该是催眠的工具便不再多问。

  催眠开始。

  他的声音很轻柔,如同幻音,耳边的铃铛叮当叮当响,不一会儿我就睡着了。

  梦里依旧如常的红色,黑夜里的红灯笼显得异常妖艳。

  只是这一次,我看清楚了。

  这是一座五进的院子,门口镇着一座石狮子,两铜环扣在大门上。

  两只泛着光的红灯笼被风吹起一摇一晃。

  红灯笼上一张"邱府"的牌匾高高挂起,尽显威严。

  我站在门前看着牌匾发呆,突然间听到青石板的大街传来一声唢呐。

  我寻着唢呐声回头,大街尽头有一队满是红妆的迎亲队伍向我走来。

  奇怪的是,这大街上毫无人烟,全然没有喜庆的气氛,府门也紧闭。

  喜轿越来越近,我想避开。

  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

  我低头发现自己不知何时被一捆绳索绑在了石狮子上。

  我惊恐万分之际,喜轿子突然在府邸门前停下。。

  我看着新娘从喜轿上下来。

  一阵凉风吹过,她的红盖头被吹起。

  我一抬头,看见了她那一张苍白的脸。

  悲伤从我内心深处蔓延。

  新娘似是察觉到我的悲伤。

  我看她抬头看我。

  我们眸光相对的那一刻。

  我身子顿时僵住了,就连指尖都冻得冰凉。

  我发现……

  【3】

  “叮——"的一下。

  我突然从睡梦中惊醒,就见他看着我:"到时间了。"

  "我睡了多久了?"

  "三个小时。"

  我有些惊讶时间过得这么快,但这一次的梦却没有引起我身体的不适。

  我觉得他的催眠还是有些用处。

  他仔细询问着我的梦境。

  我一一说着生怕遗漏。

  突然我顿了一下,感觉手在发抖,颤着声说,"那个新娘,长得和我一模一样。"

  我以为唐医生听到我这话会惊讶,却没想到他笑了。

  "这是正常的,你自己的梦,主人公本来就应该是你。"

  我觉得他话意有所指。

  我再次抬头,发现他手里多了一条小小的磨砂玻璃球项链,磨砂很厚,里面是红色的。

  "这种玻璃球是一种罕见的水晶,有安神助眠的作用,你戴上之后噩梦应该会减少。"

  我闻到玻璃上一股淡淡的香气,很安神,便戴上了。

  约好了下次治疗的时间。

  我抓紧时间去了趟菜场。

  在厨房里炒最后一个菜的时候。

  突然有人从身后抱着了我,我吓得铲子掉在地上。

  回头一看是我老公,虚惊一场,"快去换衣服,准备吃饭啦。"

  他没动,突然掐住我的双臂,声音有些冷,"什么时候买的项链?"

  我被他掐的有些疼,担心他多想赶紧解释。

  "这是我的心理医生给的,他说有助于睡眠。"

  “是吗?”

  他陌生的模样让我有些害怕。

  没等我解释。

  我又被他质问:为何要在后颈纹一朵桃花?

  我一愣。

  纹桃花?

  我从未纹过身。

  何来的桃花纹身?

  
  宝宝们,友情提醒:建议您点击右上角“用浏览器打开”,然后加入“我的书架”,不然下次找不到咯~
  也可以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私密言情”,更多深夜读物等你戳O(∩_∩)O~
为方便下次阅读,请务必收藏本站!
追书攻略,三选一:
1.百度搜索:粉瓣儿小说网,进入站内搜索数字“31840”
2.点击本页面右上角的“…”然后选择“用浏览器打开”,并加入书签
3.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粉瓣”,发送数字“31840”~还有每日红文辣你眼睛!

 

客服微信:fenbanerxiaozhushou
2021/3/8 3:25:06